原野上的一只饭磁

你以为你做了好事。

© 原野上的一只饭磁 | Powered by LOFTER

…………………………………………??????????????????????????????????????????????????????????????????

上来,我载你。陈灿很大爷地一拍车把,在风里挺得像一株小白杨,心里滴滴答答汗如雨下。

刘峰看了他一眼,又看一眼车把,哈哈哈笑起来。你干什么,让我坐车把啊。

陈灿愣了两秒,片腿下车,那你骑,我跟得上。

我不会骑啊。刘峰嘴角翘得高了两个度。

我教你。

陈灿自己学自行车车是在小坡上溜会的,刘峰没有这个福气。陈灿一手掌着车把,一手扶着车座,他和车像一个空气充盈的摇篮。刘峰给他掌得坐不住,叽叽咯咯的笑声都不再入耳。陈灿骗刘峰上车的那两秒钟想了一百回刘峰温暖的细腰和肩背,这会只是使劲扶着车,怕他摔着。刘峰平素很不爱给人添麻烦,这会儿像是玩疯了有意累他似的,蹬得飞快,他跟着跑出了一头汗。

刘峰跟他很亲,因为陈灿对自己好,谈不上刻意,却巴巴的,人前凑堆吃饭人后送西红柿,蹬二八大杠扬长而去,忽然从背后冒出来顾左右言他,傻子都感觉得到,而刘峰是个有心人。这点亲于陈灿是若即若离的,像个春天的蒲公英一样软软柔柔的黏人,及待整顿好心情面对又没了。

陈灿站在黑板前看板报。寻常没人看的东西今天不知怎么围了一堆人,空气嘈杂轻薄,有股春日不耐烦的闲愁滋味,这么多青春年少翩翩来回,像河里鱼一样不要钱,红楼在陈灿心里像一个巨大的,膨胀得快裂开的名为闲愁的泡沫。陈灿个子高,不断有人从他身后探一探脑袋,擦身而过,一只手搭在他肩上。

“你看什么呢?”

刘峰的声音。不应该是五雷轰顶的效果,虽然刘峰的声音...

陈灿第一次列队站在刘峰斜后头。刘峰个子矮,背挺得直,洗得挺括的衬衫撑在不宽的肩上,给风一吹鼓了起来,像风筝,期间回了两次头,能看见个不真切的侧脸。

再见一次是轮到他和刘峰刷厕所。他那天跟吵了一架,情绪不好,等想起来值日的事已经很晚了。盛夏时节,晚风送爽,公厕不巧在上风向,隔着几步远就臭气熏人。他看见刘峰担着两个桶走出来,额上亮晶晶的,夕阳下背光的脸上浮起朝阳般的微笑。

“你怎么才来呀,抹布我给你放水池子里了。”

陈灿调到红楼两周,已经耳熟活雷锋的外号。被纯粹善意的招呼撞了一下,凉风一激,手心儿逼出一层汗。

后来陈灿总是自觉不自觉拿眼睛寻找刘峰。在斜前方,多谢他在陈灿眼里根本不算短处的身...

春天真好呀……出来遛弯可以敞着外套还不用哆哆嗦嗦真幸福😭😭

【关周】甜梅煮肉/pwp

 ̄﹃ ̄

贺兰缺:


  来自 @原野上的一只饭磁 点梗“想看周队穿旗袍高跟鞋~”


——


  听到敲门声时关宏峰正在喂鱼,虾红素充足的滚圆小粒鱼食自手里落下,他擦净了手,墙上钟表显示现时二十二点。开门后,他脸上显出几分诧异来。


  “你……”


  周巡低着头舔了舔干燥下唇。


  “需要特殊服务吗?”


  关宏峰打量眼前的人,这是个精瘦强健的男人,刚才的“推销”做了妥当解释,他的穿着似乎不足为奇了。 那是一身玫瑰豆沙粉色的旗袍,两个薄纱半袖遮挡住他上臂肌腱,中式盘扣与立领...

天哪。

昨天去看了粤语版《追龙》。

洛哥对阿豪也忒好了吧………………

可爱唧唧

1 /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