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上的一只饭磁

你以为你做了好事。

© 原野上的一只饭磁 | Powered by LOFTER

SPN 回到原点

当dean眯着眼躲避透过缝隙的晨光,摸索着在Sam脸上胡乱印上一吻,并说“早安”时,闹钟开始响个不停。Dean烦躁地原地翻动了几下,最终不得不放弃,把闹钟关掉,坐起来揉着自己的脸。

 

睡醒是一回事,拥有清醒的意识并没那么容易。安逸的生活真的削弱了dean的某些习惯,某些曾是必须的生活技能。

 

反正那些已经不再必要了。

 

Sam已经穿好衣服,从衣柜里抽出一条领带走向窗前。Dean不确定那幅深色的大窗帘是何时拉开的,但他可以确定即使Sam轻手轻脚拉窗帘的声音没有吵醒自己,大片明亮的阳光起到了同样效果。

 

Sam在打领带。Dean眯起眼睛看着自己的兄弟,从头发——老天保佑,忘了那头发吧——到宽阔而肌肉发达的后背,隐现在合身衬衫下的有力腰肢,紧实漂亮的臀部。Dean的目光在臀部多停留了那么一会儿。就那么一小会儿。

 

Sam对着镜子最后调整了一下领带,确保它笔挺大方,而他本人在领带的装点下看上去完美。还不至于秀色可餐,但足够完美。而至少对dean来说两者都有了。Dean确定他在视奸自己兄弟时一不小心在镜子里撞上了Sam的目光,Sam没做出任何正面回应,除了在一切准备停当后转过身,在自己处于初醒恍惚期的大哥唇上印上一个更为正式的早安吻。Dean懒洋洋地加深了这个吻,Sam没有拒绝。

 

“真恶心,dean。你还没刷牙。”Sam匆匆指出,dean下床洗漱。

 

Dean没有下厨做早餐——反正Sam也没空悠哉地等上半个小时享受阳光早餐,他今天有一个很重要的案子要处理。Dean猜想Sam最近肯定很忙,因为当他想都不想地越过厨房又倒退回去时,dean发现整个厨房正静悄悄地落灰。所以他直接在转角的便利店给自己买了个派——大份的,dean早上总是能有个好胃口。

 

最幸运的事是什么?早上醒来后的饥肠辘辘,而离你家近的地方能买到热乎乎喷香的派。致dean的幸福生活。

 

Dean是个爱玩爱闹的人,总能给自己找到乐子。但这并不是说dean不善于认真工作。Dean花了一上午解决掉那辆每个人都拿它没辙的老爷车,在完成工作后顶着一股打了鸡血的劲头把车保养擦洗得里外一新,而这已经不在dean所谓认真工作的范畴之内了。但无论如何Dean喜欢车子嘛,知道dean的人都晓得这一点,dean是真的热爱这份工作。尤其是那些保养得活像个美人的老式轿车。眼前脱胎换骨的69年impala算得上个中典范。

 

收拾妥当以后dean照例要试驾一下。坐进车内的瞬间,dean像被某种水波般柔和而不可抗拒的力量击穿,仿佛整个人瞬间放空,与这辆黑美人的灵魂水乳相融。这感觉相当诡异。一辆车不该有精神,灵魂或者之类的东西,无论它多么漂亮,锐气逼人,直到今天以前dean都在理智上认同这点。这辆车有灵魂的。Dean微微喘息着,迷迷糊糊地想,嗅着车内空气中铺天盖地直冲脑门的——皮革,烈酒,以及其他,难以分辨的枪油的气息,dean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得出枪油这个结论来。或许只是一切都太过强烈又清晰,即使不是对于一辆里外翻新的老车也厚重过头了。这辆车闻起来——感觉起来如此正确,太像一个家,一个熟悉了一辈子的地方。只少那么点什么——Dean在自己意识到之前想都不想的打开了车上的老式车载CD,AC&DC的摇滚乐炸裂在空气中,迅速溶解于dean的一呼一吸间。

 

哦。——哦。

 

Dean张张嘴,又眨眨眼睛。有那么一会儿,他只是茫然坐在原地,然后带着轻微的颤抖,僵硬地猛一转身望向副驾驶座。

 

当然会空无一人。

 

而Dean感到整个肺部在一瞬间被潮水般涌来巨大的悲伤一把抓住,收紧。

 

这感觉像是忘却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例如呼吸——那么荒谬,把一部分仍鲜活生长着的皮肉生生剥离骨架那么疼痛。dean急促而猛烈地吸着气,任由一切供给呼吸的气流不可逆转地渗出体外,像试图用纱袋徒劳地拦住水流。他相信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正乱窜着跳动,伴随着一种呼之欲出的尖啸——那欲望驾驶着他,而他驱驶着这辆车,像他生来就是为此而活,像他已经这么干过千万次,还要更多。

 

“Dean!dean!!停下来——”

 

他听到嘶喊,透着焦急,带着遥远的回声来自另一个世界。这声音的每个细节都令dean感到似曾相识。

 

当dean眯着眼躲避透过缝隙的晨光,摸索着在Sam脸上胡乱印上一吻,并说“早安”时,闹钟开始响个不停。Dean烦躁地原地翻动了几下,最终不得不放弃,把闹钟关掉,坐起来揉着自己的脸。

 

“我早告诉过你。”ruby打量着眼前的影像,像是有些惋惜地看向Sam。

 

瞧瞧。Sam坐在motel的床边低着头微微颤抖,双手捂着脸。ruby隔着过道就能感知到疲倦与崩溃。那样子活像是垮了。伟大的Winchester兄弟再也站不起来了。

 

“我说过的。你这样救不了你兄弟——你们就是没法放手。看看吧。”ruby悄声着。

 

良久。时间分秒过去,已经循环过无数次的,又要回到下一个结点。

 

“停下……停下这个。”Sam抬起头。

 

“把恶魔血给我,然后停下这个。就现在。”


END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