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上的一只饭磁

你以为你做了好事。

© 原野上的一只饭磁 | Powered by LOFTER

SPN 描述自己的濒死状态

昨天首页上看到的,我是deanWinchester。




我平躺在床上。

天花板,窗帘,床。一切都是苍白色的,我平躺在那片纯白中央。

手像树皮那样干皱而苍老。在病床前我的子女围站着,一个很大的家庭。

子女——可能还有妻子,如果她尚未过世,全都已经在这里,很多双湿漉的眼睛,准备好送我最后一程。我寻觅着最熟悉的那双。

我让他们消失了,去干各自的事。

那双眼睛并没有出现。我闭眼,睁开,积攒一点点力气,生命像细流一样嘶嘶流出。

闭上眼,睁开,那双眼睛出现了。

不只是眼睛。高大的个头,长发,鼻骨和嘴唇,我看到它们每个部件在我面前,铺满整个视野,拼凑成我最熟悉的样子。那双眼睛是棕绿色的,怎么说呢,像苔藓长在树木的纹理上,被阳光正好照在上面。充满暖意,还有爱,我看到那双眼睛是会说话的,我尝试着与他沟通,然后它们因笑意细而弯了。

是你吗?

我发问。

我会看见你吗?

以后?一直?因为已经太久了。久到不能再见到你的每一天,没有计数日子,日子在最初的最黑暗的时刻归于虚无,而当想起时它们就真的模糊不清了。

是的。

是的。

是的,是的。

我听到——看到,那双眼睛这样回复着,是的,相当肯定,眼睛的主人在含泪的,欣喜的拼命点头。那看上去有点可笑,就像对方迫不及待与我见面一样。

胸前有什么酸又冰冷的东西大块大块地受热,溶解,溢满呼吸的通道,这些感觉令我突然想哭泣。

他看着我,他说,别哭。

别哭,他伸出手。我不确定能不能做到,我以为那些该死的眼泪会把他伸过来的所有好东西冲化了,而他看着我,干干的带着温度的手指触摸到我的皮肤,一下下缓慢地擦掉我的眼泪,很珍重的样子。带着那种令人迷惑的珍重,他继续看着我,直到我无法控制地笑了。

然后我停止哭泣。

我合上眼睛。黑影闪过去,他身后有一个明亮的世界。



end



评论 ( 2 )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