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上的一只饭磁

你以为你做了好事。

© 原野上的一只饭磁 | Powered by LOFTER

SPN 无题

Sam从来不认真把那些当做缺点看待。他安静地看着dean,身体前倾,在每个笑点或深或浅的微笑,大笑,笑得不得不低下头去而肩膀耸起来,抬起头来时直视对方的还是同样安静,并且诚恳的眼神。

 

他真的听,不但听还会发问。Sam总是会发问,严密地从字里行间找到逻辑错误加以指出——dean也会回答。Sam皱鼻子,挑眉毛,他说,我才不信这个,dean,你是个疯子。他总是相信的。而且是唯一一个相信的人,直到他们因此不得不把dean送进医院后,Sam的态度就没变过。

 

每周六下午他去探视dean。带一束花,打扮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像去约会。Dean看到他以后眼睛会忽的一亮,然后就一点点笑开了,Sam看着他哥眼角刀刻出来一样的细纹,看着对方像只有三岁那样笑开了,那画面就牢牢扎根在Sam最鲜明的那部分记忆中,他熟悉到无需回忆。

 

“我上回讲到哪了?”

 

“变形怪!德州的那个。他变成你的样子想去亲那个女孩。”

 

Sam在dean对面尽量缩着脚坐下,试着在那么一点小空间内摆出一个舒适而不至于踩到对方的姿势,一面给dean的杯子倒满水,dean讲得高兴会忘记自己喝水。

 

 

Dean很会讲故事。探险故事,鬼怪故事。故事的主角是两个兄弟,Sam和dean——Sam就是Sam,dean就是dean,即他自己。当这些故事的边缘触及生活,与回忆交叠得太多,人们开始意识到这是不合适的,dean是不正常的。

 

“那时我在哪,dean?”

 

“就正在我后面,Sammy。全程就在你眼皮子底下,他朝我扑过来时你把他用子弹逼开——你从我这学的嘛,”dean把头垫在手上,平平的趴在桌上,“还有dad。”

 

“dad在哪?”

 

“他那时候正忙着一个人对付另一个婊子养的混蛋。Dad总能办到。”那不是真的。

 

“dad现在在哪呢?”Sam蜷缩起来一点。

 

 

 

沉默。

 

良久的沉默,dean望向窗外。阳光以一种亮亮的暖色出现在视野里,树叶成了半透明的,细尘在浓稠的日暖中漂浮。

 

“他现在……在路上呢。”

 

dean不大确定地开口,他皱起眉回忆,他转向Sam。dean不再以那种懒散的姿态趴着了,他看着Sam,神色与之前有了几不可查的不同。他直视Sam的眼睛,像是在询问,在质疑,像惊惧的前兆。对啊,Sam,Sammy,Dad在哪?

 

Sam很难看地笑了一下,他低下头。很快他又抬起头来,感到自己从里到外虚弱得要命,但还是微笑了。他告诉dean John现在确实在狩猎,和Bobby搭档,近况不错。然后dean好像还有点迷茫,但眼里那一点点惊惧的影子消逝了。

 

Dean很会讲鬼怪故事。但那些故事说到底是讲给孩子们的,偶尔有不宜出现在儿童文学作品中的情节,删减一下就可以出一个童书系列。故事里兄弟俩在父亲的教导下saving people hunting things,正义打败邪恶,兄弟俩偶尔会在故事开头吵架,吵架的故事结尾随着打败鬼怪又总是言归于好。Dean是作为故事中的第一人称视角出现的,强大,保护弟弟帮助父亲,对枪械车辆和格斗烂熟于心,在人们知道或不知道的情况下救人于水火之中,钓到学校里最漂亮的女孩,他很幸福。Sam整理那些故事的时候会以为dean是个幸福得飞扬跋扈的传奇式英雄人物,这种幸福来自做一个英雄和一个兄弟。Dean在故事里给Sam拉好衣服拉链,把早餐买好,给Sam讲故事然后听着自己的小弟弟复述出来,把口水喷在dean脸上,然后两个人很恶心地故意发很多爆破音互相喷口水,笑成一团。当Dean回忆时那些故事,dean的病号服下面穿着毛衣的袖子从袖口探出来一道边,像他整个人一样松软温热,眼神随着回忆而变烫了,软化了。

 

 

摘自Sam·Winchester的日记

 

20xx.10.18

 

……

 

我和Sam从树林里出来,当时我刚从湖里爬上来,Sam在抱怨冷,那是10月份。我从后面把手贴在Sam背上,他一边嗷嗷叫一边跑,我们俩都笑傻了。(然后突然之间,dean和Sam开始接吻。Sam冻得牙齿咯咯响用他的手紧紧抓住dean冰凉的手,他无声地大笑着喷出热气,气流热烘烘地扫在dean耳朵根上——他们太冷了,拼命往对方身上贴而不考虑其他的,Sam黏在dean身上咬他的耳朵,空气很凉,Sam的身体火烫,dean微微发抖。Sam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擦过自己的大腿,当意识到是dean的手以后他闷哼出声。)

 

 

第二天早上起来Sam塞给我感冒药。……不吃还不行。(Sam黏糊糊地亲在dean脖子上,长发扫得dean脖子发痒,Sam眯起眼来傻笑,dean在干吞药片,他握着玻璃水杯微笑,手指被杯壁上的水珠润湿了。)他是那种孩子,拧上劲来能把人逼疯了,但有时候会突然给你来这么一下,像个小大人那样照顾人。(然后dean笑了,笑纹变得很深。)

 

 

Sam盯着本子直到自己平静下来,他回忆那些忘掉的场景,他们像潮水打向沙滩一样出现。他平静下来,把括号里附加的文字划掉,涂黑。

 

 

他记得。那些妖魔,火焰,血和硫磺的气味直冲脑门。他得把那些锁在很深远的地方,而当dean真正带着做梦一样的神情提起时,他突然发现自己错失了什么。他不乏苦涩地想,自己怀念过去的日子。他曾离开家,撕心裂肺、若无其事地离开dean,为了从未拥有他追求的生活。他尽可以走在阳光下,与朋友尽情打闹调侃,让他的头脑去琢磨些真正有价值的问题——Sam尽力活好生命中的每一秒,并始终感到身体缺失了一块,最活跃疼痛着令生命完整的部分。他会为学业的一点进步,爱情的一点点进展和一家新开的好吃的餐厅微笑,大笑,他的笑和爱不再有意义——他不幸福了,也不可能幸福。他拼命躲着不肯接受这些,直到dean找到他,然后一切都突然明白得可笑——但那是不同的。Sam意识到自己强烈怀念着那些过去的时刻,他为dean是他的兄弟而骄傲得想哭但少有心酸,那时他可以直视dean的脸,圆领口上露出的一点脖子,dean行走的方式——这些和dean的眼睛,雀斑,在后来只是无休止地伤害Sam,令他每次看到就觉得呼吸发紧而胸口酸痛。

 

 

 

有一天醒来他看到斯坦福单身公寓的天花板——他接到母亲询问自己之前没有去探视dean的电话。

 

他挂上电话想笑还想哭。哦天哪耶稣基督这不会这不能,然后冲出门外,那是个阴霾的秋日,Sam跑过广场和喷泉,洁白的鸽群在耳畔飞翔。

 

 

Dean活在一个超级英雄的故事里——他记得那些清晰的细节,故事因而像个噩梦,只是故事的主人视它为珍宝。Dean说着,说着他的小弟弟Sammy,说着一点点难得的娱乐,疲于奔命的日子里燃起的火花。他讨论鲜血和伤口,将那时Sam难得的乖顺,只是静静握着dean的手——

 

 

Sam突然就很想哭泣——dean值得比这个好得多的东西,而他只是谈论着Sam,好像中了什么大奖一样。

 

 

他伸出手去握住dean,捏得dean发痛。


评论 ( 7 )
热度 ( 17 )
  1. 油桃原野上的一只饭磁 转载了此文字
    QAQ这篇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