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上的一只饭磁

你以为你做了好事。

© 原野上的一只饭磁 | Powered by LOFTER

SPN 抱抱

在Sam真的很小的时候,dean很喜欢抱着他。

 

其实也不是的。比起喜欢,更多的是习惯和不得不。John一直教导dean,照顾好Sam。父母和孩子之间往往有这种对暗号一样的默契,当一样大小的小孩说,安全第一,不要吃陌生人给的食物,或者早点回家时,dean会说,照顾好Sammy。对dean来说,排第一的永远是照顾好Sammy。

 

所以在两个孩子的成长过程中,他们差不多是不可避免地养成了这种习惯。童年时期小小的dean看着比自己更小的Sam想,这要怎么照顾呢,想到的第一个点子就是时刻抱着Sam,让弟弟处在自己一伸手就能够到,抱起来就能跑的范围之内。所以他就这么做了。

 

Sam还没法自己走路的时候,很像是长在dean胸前的一条巨大的、错位的尾巴。他和被坠得摇摇欲坠,有时候脸憋得通红的dean像连体婴一样,总是同时在画面里出现。Sam在dean的瘦胳膊里来来回回地摆他的头,举起面条一样柔软的胳膊,挥他嫩得一戳一个窝的小手,一阵阵地像个大娃娃一样发出咯咯清脆的笑声,呼吸喷在dean脸上,头发尖儿颤颤的扫着dean的脸颊。这样长大一点以后,Sam都能满地爬了,慢慢的都能自己跑了,dean还是不放心他单独行动。也可能就只是不习惯,他太熟悉怀里抱着个热乎乎小狗狗一样的小孩啦,整天都闻得到一点点小婴儿的奶香,突然就不用他抱了,没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Sam还习惯在看电视啊听故事啊,甚至有时候是吃饭时,坐在dean的腿上。当Sam在dean腿上手舞足蹈地比划,跟dean叨叨自己今天在学校有什么什么事,dean就揽住他弟弟的小腰,以免他过分活泼的像长了刺的屁股从自己膝盖上摔下去。有时他会一下一下点脚后跟,像大人一样把Sam颠起来,不过只在Sam要求的时候。累是一方面,主要是dean一颠Sam就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更坐不住,dean怕他呛着。Sam在长大后,过了很久,过了漫长的青春期,以一个成年人的眼光再次看到小孩子时,才慢慢意识到,他和他dean在遥远的幼年就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比如那种一边倒的纵容,还有亲昵。Dean在无意识扮演一个父亲的角色。他把打游戏的时间,玩兵人的时间,和同龄男孩在街上称王称霸胡疯胡闹的时间空出来,以对一个孩子而言残忍的耐心来陪着Sam。

 

其实不寻常的时候太多了,只是Sam把它们当做理所当然的。他的童年那么荒凉,但Sam还是有可以自豪的事。偶尔去看一次马戏巡演的时候,别的小孩有爸妈领着,Sam站在一家三口后面,安静的,在dean的怀抱里把背挺得笔直。Dean的瘦手臂环住他的肩膀,dean的下巴正好搁在他毛绒绒的头顶,在等待时无意识地一蹭一蹭。Sam觉得好幸福。他没有笑,没有对dean说一个字,抄着口袋的手因为一些他自己都说不清的情绪和兴奋紧攥并出汗,把衣料揉搓得汗湿发皱,但他隐隐感觉到dean是明白的。因为有人关心、有人和自己相依为命的那种幸福,被爱着的幸福。他们还有对方,这总让Sam和dean感到富有,满足。




TBC

评论 ( 1 )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