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上的一只饭磁

你以为你做了好事。

© 原野上的一只饭磁 | Powered by LOFTER

智取威虎山

那天完事以后老九一坐,从后边很平静的问他,还起得来吗八爷?他没说话,自腰以下全是酸麻的,一开口怕是话音要发软。油灯照得黄亮,嫌烤的慌,他就翻过身趴在一小片阴影里,脸很明显的发着烫,因为屋里炕烧得很暖洋洋的,因为刚才血一个劲往脑门上顶,叫他忍不住带着声哭腔哼出来的劲头还没沉下去。


八爷就不大雅观的那么趴在那,大腿从根儿上往外酸软,腰发酥,身子里边不算爽快,但还隐隐约约觉着舒服,一种脱力的疲惫。他很累了,嗓子像下半身那么软绵绵的,他说九爷困了跟兄弟这歇会,自己就先闭上眼眯了。灯光是黄的,暖和的,不明不暗的涂在他没来得及用被子盖严实的那块挺白净的脖子上,屋子也暖,叫人发懒,犯黏糊。


但九爷没留下歇,八爷听见人走就又把眼睁开,空空的望着前边柜门上一点炉火的反光,心里不知道怎么想的,就觉着脑袋涨,心也发飘,倒也不是后悔,没顾上后怕,一个人空落落的不知所谓。没过一会九爷又回来了,蜡烛结灯花的劈啪声在屋里显得不起眼了,就听见水哗哗浇进个小铜盆里的响声,九爷把热水盆就放炕边地上,把毛巾泡进去又拎上来,再哗哗的拧干。其实八爷一听见人进来的动静已经就睁开眼了,人是一动不动,毛巾湿乎乎热乎乎伸到他大腿根了还坚持着一动不动,他开始觉着货真价实的尴尬了,觉着脸红了,但他头一号不想干的事儿其实是唠嗑,真不想,挺在那装死。


九爷挺厚道,没叫他动,没跟他扯闲篇儿。老八反而有点糊涂了,不太能明白到底怎么个意思,怎么还接着伺候他,还不说话,即使他给伺候得舒服的啊,又舒服又不费劲,有点飘飘然了。老八就很享受,迷糊着,一边迷迷糊糊的不理解,一边困劲儿又随着温暖和舒适越来越浓,最后真那么睡过去了。


直到他睡着前,八爷隐约感觉——不是他脑袋后头又多长了只眼睛什么的,但他觉着九爷从头到尾都清楚他醒着。从开始问他到出去,再到回来一声不响的给他擦干净。始终知道,就跟能脸对脸看着他那么清楚。


评论 ( 1 )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