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上的一只饭磁

你以为你做了好事。

© 原野上的一只饭磁 | Powered by LOFTER

【震京】京京汪的化形历险记

这个好!可!爱!呀!!!!【痛哭扑地

胖兔:

写在前面:

1.儿童节发糖发糖,迷妹当自强!(?

2.普通人震x犬妖京,(伪)人兽,慎入啊慎入。

3.画风蠢,小软糖大家随口一吃。剧情似脱肛野狗,一碗狗血尚温,雷到对不住啊(。

4.微博目前在日更,攒多了会发到撸否来,可以移步微博每天吃吃小软糖(๑•̀ㅂ•́)و✧

5.有宝贵建议还请留下,有错处请告知,谢谢啦!

 

———————————————————————————————————

 
 

1.

京京化形是在晚上,变成人形之后悄悄蹲在震震床头,想给震震一个惊喜(吓)。

震震早上醒来,一眼看见床头趴了个人,笑的傻兮兮的,两只毛茸茸的耳朵从头发里慢慢冒出来,一条大尾巴简直要晃出残影来。

震震眨了眨眼,不是幻觉。

“京京?”

“诶?你怎么知道的?你为什么一点都不惊讶?”京京有点失落,耳朵耷拉着,尾巴也晃的不那么起劲了。

本来是惊讶的,但是你的耳朵和尾巴没有藏好诶,傻京京。

震震在心里翻了个小小的白眼,但还是笑,伸手揉一揉京京的头发,顺手揪一下那只耳朵:“因为这个啊。”

有点后知后觉的问:“所以你……突然成精了?”

京京脸红红的,有点不高兴:“我修炼很久了!昨天晚上化形而已!”又有点骄傲,“我都五百多岁了!”

那还这么傻啊。

震震把这句话吞进肚子里,揉揉京京的脑袋,像京京每次玩捡球游戏那样,笑眯眯的说:“真棒。”

傻也傻的很可爱啦。

 
 

2.

京京化形之后震震一度很苦恼。

刚开始京京不肯穿衣服,犬类天性怕热,又自由惯了,震震劝了很久才让京京穿上自己的棉T和长裤。

不过震震身量高,衣服长,京京穿着总不大合适。震震挑了个周末,带着京京出街买衣服。

在路口等着过马路,京京跟在震震身边,穿着灰扑扑的T恤和长裤安静的笑,眼神亮晶晶的,装着新奇和满足。察觉到震震看他,有点不好意思,吐吐舌头,下意识伸手去拉震震的衣角,像是想起了什么,又把手缩回去。

震震教他穿衣服的时候说过,化形之后就是人了,要有人该有的样子。

震震看他怯生生的眼神和收回去的手,无端的有点心疼:京京心智上还是单纯的犬类,倒不该苛刻他。

伸手把京京的手握住,左右看一看,拉着京京拐进了商场。

挑了衣服一件件去换,京京有一副好皮囊,穿什么都合适。店员小姑娘看着一个有点落拓的小青年变成端正的帅哥,红着脸跑过来给京京整理衣服,眼睛偷偷瞄他。

京京乖乖站着任店员小姑娘摆弄,眼神朝震震看过来,有点期待,有点不好意思。

震震看在眼里,笑着说一句“好看”,就都买下来,拎着一堆纸袋,还是拉着京京,回家。

路上京京很有些难为情,在震震耳朵边悄悄说:“有很多人看我们。”

震震回头,路边的小姑娘看着他们俩笑,还跟同伴咬耳朵。

震震明白过来,有点尴尬,但还是拉着京京的手,清清嗓子,语气很严肃:“因为我们好看,就像以前我带着你散步,小孩子喜欢你一样。”

“哦——”京京拉长了声音答,“可是我没听见她们说这个啊,她们在说‘他们俩很配’。”

震震一阵头疼:居然忘了京京有犬类的听力这件事。

“咳咳,那是另一种说法啦,诶你不热吗,快回家,给你冻酸奶吃。”

京京本来还疑惑,一听冻酸奶,就忘了这回事,高高兴兴拉着震震回家去了。

 
 

小剧场:

“你先穿我的衣服,这个是T恤,这个是裤子,像我这样穿就好。这个是内裤,腿从两个小一点的洞里穿进去,懂了吗?”

“懂了⊙▽⊙”

“去卧室穿好再出来。”

 
 

……

 
 

“震儿啊!”

“怎么了?”

“这个叫内裤的太小,穿着不舒服!”

“……你闭嘴。”

 
 

3.

 
 

京京刚化形之后还是犬类的习性,震震下班回家,刚进门,京京就扑上去,把震震撞在门上,伸着粉嫩的舌头就要舔。

震震赶紧拦住,京京有点委屈。

“以前都是这样的。”

“以前你不是人……不是,哎呀总之现在是人了,就不能舔了。”

“那我喜欢你。”

震震有点懵,虽然知道京京说的不会是那种喜欢,但还是反应了一会才弄懂“舔是要表达喜欢”这个关系,跟京京说:

“人类呢……表达喜欢可以拥抱,就像这样。”

说着轻轻抱住京京。

“噢……”京京一怔,反手抱住震震,头靠在震震肩膀上。

关于拥抱京京学了很久,从一开始每次都扑上来把震震压在门上,到后来慢慢走过来,轻轻抱一抱震震。

震震每次都揉一揉京京的脑袋,偶尔也会有点怀念京京还是犬类的时候。

不知这样教他去做一个人对不对。

震震看着越来越安静的京京,有点内疚。

 
 

晚上洗澡,京京对于洗澡一直不是很熟练,震震就坐在浴缸旁边,帮忙试试水温,递递毛巾,还有……看着京京让他不要洗太久。

刚开始京京会玩水,震震就陪他玩,淋一头一身的水也不介意。京京要打水仗,震震马上捧水淋回去,两个人打成一团,一直到水温凉下去,浴室里到处都是水。

那段时间陪京京洗澡很费时候,洗完之后震震还要打扫很久,再后来,京京就不玩水了,乖乖的打浴液,小心的不把水弄到浴缸外面。

 
 

震震坐在一旁,举着莲蓬头把京京的头发冲干净,递过一条毛巾去给他擦头发,京京接过毛巾笑的一脸狡黠,震震刚想开口问怎么了,京京就开始甩头发,像以前洗完澡甩身上的毛一样,水珠飞溅,震震猝不及防被淋了一身,京京笑的更开心,一口白牙闪闪发亮。

“你呀!”震震佯怒,去挠京京的痒痒。

两个人滚做一团。

 
 

好像和以前,也没什么不一样。

 
 

4.

 
 

京京喜欢吃。

打小就喜欢。刚到家里的时候小小的一团,只能喝奶粉,喝完动也不动,就地躺下打奶嗝儿,一本满足。

震震笑自己带回来个小懒蛋,起身去做饭,正掂着大勺炒菜,觉得脚背上多了点重量,一低头,黑白相间的一个球扒着他的脚,湿润的小鼻子抽动着。

狗鼻子灵,震震怕它呛着,拎着后脖子上的肉给送到客厅去,刚回厨房,一回头,一团毛球还是跟在身后。

索性推出厨房,关了门,京京就扒着厨房的木门哀哀的叫,一声比一声幽怨。

不知道一条狗为什么对厨房这么感兴趣。震震开门放它进来的时候很无奈。

好在它乖,不捣乱,震震就随它去。

于是后来震震吃什么的时候京京都盯着,满眼的好奇还有……馋。

震震被京京盯的久了,只要是犬类能吃的就都给它尝尝,所以京京伙食非常丰富。

也算是一只见过世面的阿拉斯加。

 
 

后来化形成人,没了限制,更加的馋。

震震做饭他还是跟着,厨房里的瓶瓶罐罐都想尝尝,偷偷从糖罐儿里拈一点糖,得了甜头,又从另外一个罐子里去沾那细白的粉末,被细盐咸的眉头直皱。

震震忍着笑自顾自炒菜,洒盐的时候被京京拦住:“这个不好吃!”

震震逗他:“我做饭都是放这个的呀!”

京京缩回手:“看来人类的食物也不是那么好吃……”

直到震震忙完,两人坐在餐桌旁,京京还是忧心忡忡的样子。

震震盛好饭,递给京京一双筷子,低头吃起来,还不忘招呼京京:“你吃啊。”

京京早闻到饭菜香,又忘不了咸盐的味道,夹起一筷子,犹犹豫豫的递进嘴里,嚼两口,惊喜的笑开:“好吃!”

震震头也不抬:“那就好好吃饭。”

那天家里第一次没有剩饭。

其实那天晚上京京捧着菜碟子偷偷舔,震震看到了,没有拦他。

傻一点也没什么,慢慢来嘛。

 
 

晚饭后两个人一起窝在沙发上,震震看电视,京京心不在焉的盯着屏幕,一会从茶几上摸一包开心果,一会又往嘴里塞几粒果干,震震头也不回:“不要在嘴里存吃的,慢慢嚼。”

京京嘴巴鼓鼓囊囊的,含含糊糊的答应一声,手里也不知在鼓捣什么。

过一会索性用牙齿去咬,客厅里都是咯嘣咯嘣的声音。震震看不下去,把茶几上的小垃圾桶拿过来,又拿了夹子,朝京京伸手:“给我吧。”

京京有点挫败,把手里的东西递给震震。

一颗山核桃,被京京咬的亮晶晶的。

震震接过来鼓捣几下,把核桃仁掏出来,收在手心里,递给京京,京京捡了一个慢慢嚼,看着震震,又笑弯了眼睛。

震震边看电视边剥核桃,核桃仁在茶几上堆成一小堆,京京吃的不亦乐乎。

“不要吃太多,肚子会不舒服。”

京京吐了吐舌头,答一句“哦”,回头朝震震笑。

眼睛比窗外的星星还亮。

 
 

5.

有天京京来抱震震的时候,震震愣了一下,没说话。

吃饭的时候给京京盛的饭少了一些,京京的眼神很惊讶,盯着震震。

好吧,再加一勺。

饭后京京从茶几上摸零食,震震几次都欲言又止。

后来终于开口:“那个……京京啊。”

“啊?”

“你好像胖了……诶。”震震盯着京京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小肚腩,还有越来越圆的脸,很艰难的开口。

京京低头看一眼,混不在乎:“对啊。”

“那个,你本来身材很好……现在这样有点……”

“你不喜欢?”

“……”

 
 

对于这样答非所问型的选手,震震决定选择更简单粗暴的方式:“明天早上起床跟我去跑步,我下班之后跟我去健身。”

京京歪着头想了想:“好啊。”

啊,拯救儿子的身材,一个负责任的爹。震震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大大的赞。

 
 

6.

第二天一大早,京京被震震从被窝里拖出来去跑步。

京京就睡震震旁边,一张床,一条被子。

这实在怨不得震震。化形之后自然是不能再睡沙发,但是单人公寓太小,再加一张床太困难,于是京京就顺理成章的和震震分享了那张单人床。

但是其实……还有点别的原因。

那几天是初春,暖气停了,温度还没上来,震震体质偏寒,每天晚上被窝里一片冰凉,震震天天晚上梦见自己赤脚走在冰原上,简直生无可恋。

京京就不一样,火旺,怕热。化形第一天晚上被怕冷的震震捂在棉被里,下意识去找凉的东西,整个人就都贴在震震身上,脑袋枕着震震的肩窝,一夜好梦。

震震被这么个人形暖炉抱着,破天荒的没有在梦里跋涉冰原,一觉醒来,整个人暖洋洋的,心情大好。

所以当装修的师傅说公寓太小,没办法加床或者换大床的时候,两个人心里的小人都雀跃着比了个“耶”。

 
 

所以震震叫京京起床很方便。

但是……

震震坐起来的时候:“京京?”

“……”

那再睡会儿吧,反正还早。

震震穿好衣服之后:“京京?”

“……嗯。”

算了先去洗漱,正好把两个人用卫生间的时间错开。

震震洗漱回来之后决定不能再纵容这个人了,语气严肃:“京京?”

“……嗯昨天晚上冷不冷?”

啊还没醒就想着我冷不冷我儿砸真是贴心小棉袄我真是个幸福的爸爸……

被戳中心窝的震震再次妥协:“我去准备早餐,你快点啦说好去跑步的。”

 
 

震震在厨房忙活的时候,京京终于踩着拖鞋啪嗒啪嗒进了卫生间。

 
 

也刚好赶上吃饭出门,不迟,不迟。

 
 

真跑起来的时候京京反而特别欢实,呼哧呼哧一路跑下来,脸红彤彤的,一身热汗蒸着腾腾的热气,跑远了又回头来找震震,放慢了脚步陪他。

震震担心京京的身材,其实自己反而从不在意这件事,也极少运动。才跑一会就脸色发白,上气不接下气,每一步都跑的比梦里穿越冰原还痛苦。

但是看着京京兴高采烈的脸,又不好意思说出口,只好一步一步往前挪。

养儿不易啊。

新手爸爸张先生,今天也非常的心塞。

 
 

7.

 
 

京京的大拇指缺了一块。

震震记的很清楚,京京还是团小肉球的时候,出门玩儿踩着了玻璃,震震就跟在它身后半步,刚看见京京身子一歪,听见它撕心裂肺的叫,赶上去看的时候,血已经在地上晕开一小块,混着泥土,触目惊心。

后来伤好了,肉垫一直缺着一块。

这事儿一直是震震心里的一个疙瘩,京京化形之后趴在床头,他第一时间去看京京的手——拇指缺了一块。

京京不介意,震震心里却不是滋味,总有“自己没有把京京照顾好”的内疚感,对京京的事儿格外小心。

 
 

但是京京还是受伤了。

就在京京和震震跑步回家的路上,早市出摊,一条路上乱哄哄的挤着小贩儿和早起的大爷大妈,一个小贩儿的自行车前轮压到一块果皮,车身倒下去,两边挂着的篮子眼看就要压着一个小女孩儿。

震震正气喘吁吁的往前挪,只听见京京“哎”了一声,一道白色的影子窜出去,在一片惊呼声里把小女孩儿从将倒未倒的自行车底下抱了出来。

震震回过神来的时候,京京正跟围观的群众得瑟:“没事儿,我跑的快。举手之劳嘛。孩子没事儿就好。”

小腿上是一道流血的口子。

震震不说话,拉着京京就往医院走。

直到包扎之后,打了破伤风针,震震还是不说话。

京京知道自己惹震震不高兴,眨巴着眼睛抬头看震震。

震震考虑了很久才开口:“你冲出去的速度人类根本不可能达到吧?既然是妖怪,救人的时候为什么不保护好自己?”

京京有点尴尬,挠了挠头皮:“我这不是一着急……就给忘了。再说了又不严重……”

震震语气生硬:“那今天如果不是自行车是汽车怎么办?你还会只受这么一点伤吗?”

京京低着头,不说话。

震震叹口气,坐在京京面前:“你抬头。”

京京看着震震,眼里是藏不住的委屈。

震震软下来:“你今天救人,是很厉害的英雄。”

京京的眼神亮起来。

“但是我希望你能保护好自己,不要受伤,受伤了也不能不在意。就像那个小女孩的家人在乎她一样,我在乎你。”

震震的语气温柔又坚定,京京脸一红,眼睛里浮现出内疚来,小声的说一句:“对不起。”

吐吐舌头:“我以后会记住的。”

震震伸手把京京抱进怀里,低头去亲京京的肩膀,把自己慌乱和颤抖都藏起来,像从前夸奖京京的每一次,语气里满是骄傲和欣慰:“真棒。”

 
 

8.

 
 

震震上班忙,不能总陪着京京,就配了钥匙,给京京挂一个钥匙链,教京京买东西,带京京出门的时候教他过马路。

京京学的很快,不到一周的时间,他就熟练起来。

震震不在的时候,他出门去溜达,他去看天,看水,看花,看鸟;看过公园里的老人晨练,也看过背着书包的孩子上学;他几乎一整天都在看别人:很多人形色匆匆,而他只是漫无目的的游荡。

这世界很好,做人是件很有意思的事。

然而这一切同他,是没有多大关系的。

这种时候他总会想起震震:他在干什么?是不是也一样的忙?是不是也会这样累?他的脸上是不是也会蒙上疲惫和无奈?

他不知道。

震震对他总是温柔而耐心,但除了在家里的时候,他对震震的生活还有这个世界所知甚少。

他和震震生活在一起,朝夕相对,他想要的不止于此,然而他不知道该怎么样更进一步。

他想起《海的女儿》里的那条小美人鱼,妈妈讲这个故事的时候他不以为然:“切,我才不会像她那样傻呢。”

但现在他为了一个凡人化成一条宠物犬,演一出化形的戏码,傻兮兮的去学人生活,除了走路不会疼以外,与那条他曾经不屑一顾的傻美人鱼并无二致。

 
 

他本是为报恩而来:精怪修行是逆天而行,每有小成必引天雷降罚,捱得过便修行,捱不过便非死即伤。

不巧一次天雷降劫时他被家族世仇所伤,连原形都化出来,不得动弹。听着天边雷声隐隐,满心绝望。

哪知被一个赶路的书生给遇到,看他受伤,竟抱起来带进投宿的庙宇去,佛门清净地天雷劈不得,他平日也进不得,如今被一个文弱书生带进来,竟正好逃过一劫。

当晚的雷声让每一个人都惶恐不安,那书生整晚都在疑惑为什么打雷这么久也不见下雨,只有他知道为什么。

第二天天晴,书生喂了他些吃的,看他能动,就放生了他,告别他之前,絮絮叨叨的说诸如“进京赶考”这样的话,然而他知道,帮自己躲了天雷是大罪,他这一世,哪怕下一世,恐怕都要落个多舛的命格。

果然,那书生意外落榜,连年赶考,连年失利,一腔才华和抱负都消磨在年复一年的落第里,郁郁而终。

他那时并没有能力做什么,只能在那书生殒命时在他魂魄上留一点精魂,等他再入轮回,好去报恩。

等了好些年,才等到这一世他为人,名作张震。

还是坎坷的命格。

 
 

然而原本只是要报恩的精怪,却有了不一样的心思。

 
 

京京想起震震看他的时候眼神里的温柔,有些难过。

他想要的,不止这些啊。

 
 

9.

在等震震下班的那些天,京京喜欢上了糖果。

犬类不嗜糖,震震为了健康也从未让他尝过,等震震下班的时候赶上小学生放学,小孩子手里花花绿绿的糖果让他好奇,他兴致勃勃的跑到小卖店去,震震放在他兜里连日未动的钱终于派上用场,他剥去那层纸皮放进嘴里,甜丝丝的味道从舌头上化开。

一种纯粹的,完全陌生的感受。

他由此爱上了这种味道,每天进出不同的商店去搜寻各式各样的糖果,果味的硬糖,汽水味的跳跳糖,奶味的软糖,他一颗颗的去尝,被甜味浸的嘴巴发腻,或者被酸的牙根发软。

广泛的尝试过后,他开始钟情于一种糖果:极普通的透明包装,半透明的绿色糖果,放进嘴里有凉凉的薄荷味道,随后酸甜的果味就弥漫开来。

这个味道让他莫名的想起震震,想起震震对他的无微不至,想起震震看他时眼里的温柔,也想起震震对他语焉不详的逃避。

甜甜的,酸酸的。

 
 

震震下班回家的时候,总会看到京京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安安静静的望着他来的方向,看见他出现就笑开,站起身来抱一抱他。

这几天京京起身抱他的时候,震震总能闻到香甜的糖果味道,他低头看看京京涂了蜜一样亮晶晶的嘴唇,又看看京京腮帮子上鼓起的一小块,想了想,开口问:

“京京你吃了多少糖果?”

京京抿着嘴不说话,指了指一旁的垃圾桶。

一大堆透明的糖果包装纸。

震震一言不发的看着,隐隐觉得后槽牙有点疼。

 
 

晚上洗过澡,震震跟京京道过晚安,正要关灯睡觉,一眼瞥见京京腮帮子上鼓着一个小包。

震震很无奈,伸手到京京嘴边:“吐出来。”

京京动一动嘴巴,一颗亮晶晶的糖球落在震震手心。

京京被震震从被窝里挖出来刷了今天晚上的第二次牙。

 
 

但是京京对糖果的爱好总是防不胜防,斗智斗勇的震震表示心很累。

 
 

这个让震震头疼的问题后来得到了解决。

 
 

震震发现京京总是牙疼,带他去医院。

医生说,长了蛀牙。

戴着口罩的医生拿着嗡嗡响的小钻子让京京张嘴,京京乖乖张开,看向震震的眼神里都是恐惧。

震震表示无能为力。

 
 

从那以后,京京再也没有偷吃过糖果。

 
 

10.

 
 

刚修完牙齿,京京整个人都不太好。

小电钻留给京京的心理阴影太大,医生的嘱咐震震不说他也记着:短期内不要吃糖,不可以吃太硬的东西,不可以过度使用牙齿。

震震做饭也尽量软软乎乎的,就这样,京京的牙齿还是会隐隐的疼。

老话说,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

饭后的电视时间,京京很自觉的没有从茶几上摸零食,只是一直坐立不安动来动去,震震回头,京京的正巴巴的看着他,眼睛湿漉漉的,有些焦虑。

震震刚开口问怎么了,京京就扑过来挂在震震脖子上,声音委屈的要滴出水来:“牙疼……想亲你。”

京京说的是实话,他想吃糖,牙疼又让他焦虑,而震震是他喜欢那糖果的真正原因。

他想亲震震,像吃那颗清清凉凉的糖果。

震震却有点懵,他努力想了很久从“牙疼”到“想亲自己”之间,京京跨越了怎样的逻辑。

……大概和“舔是表达喜欢”是一样的意思,亲吻……是讨要安慰?

尽职尽责的张爸爸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挺合理的原因,便回头把脸颊凑到京京面前:“嗯,亲吧。”

语气正直又溺爱。

京京一愣,在震震脸颊上“啾”一声,亲了一大口。

震震的味道混合着洗发露和古龙水的味道,清清爽爽的,像是凉凉的薄荷。

京京怔住。

震震伸手揉他的头发:“有没有好一点?”

语气里是满满的关心让京京觉得甜,然而这关心心无旁骛,又让京京蓦地尝到酸味。

 
 

京京突然觉得难过。

他那么想吃那颗糖果,大概只是因为,他和震震的距离,比他想象中的要远吧。

那颗糖是震震的替代品,是他的安慰剂。

 
 

———————————————————————————————————

 
 

TBC

 
评论
热度 ( 68 )
  1. 原野上的一只饭磁Blue Job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好!可!爱!呀!!!!【痛哭扑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