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上的一只饭磁

你以为你做了好事。

© 原野上的一只饭磁 | Powered by LOFTER

【祖震】漩涡 8

喜欢死这一篇了

什么都没有:

手好生,画风越来越奇清了。


+++ 





Dan在中环上绕了一圈,把车停在街边。

 

天黑透了,头顶的霓虹冒出温柔的冷光。

 

他掐灭烟,从后箱的黑色塑料袋里摸出把枪。借着路灯检查了枪膛里的子弹。街边有喝醉的男女结伴而过。

 

Dan把手枪塞到后腰,推门下车,明仔正在街口等他,见他过来了,远远地朝他招手。

 

“王sir人呢?”

 

明仔把枪丢给Dan,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酒吧:“去堵人了,”说着,摸出支烟丢给Dan,“Dan哥今天来的好晚。”

 

Dan凑过去点火:“路上堵车。”

 

明仔闻到他身上的烟味:“Dan哥你今天抽了好多烟啊?”说着,不怀好意的撞了撞他,“不开心?跟女朋友吵架了?”

 

Dan塞好耳机,叼着烟检查子弹。

 

明仔靠在一边,笑嘻嘻道:“女朋友啦,多哄哄就好啦。”

 

Dan不置可否。

 

明仔吐出口烟圈,想了想说:“买点东西送人家再讲两句好话啦,男人嘛……”

 

话没说完,远处忽然迸出声枪响。不过因为这一街夜色嘈杂,那声枪响很快就被别的声音盖过了。像是颗投进深潭里的石子,只激出微弱的涟漪,就迅速坠落了。

 

耳机里传来王sir的声音:“目标穿黑T蓝色仔裤,被蓝色双肩包,往大光路方向去了。Dan?”

 

“明白。”

 

“你和明仔堵住两边路口!”

 

明仔和Dan交换了一个眼神。

 

 

脚下路面湿哒哒的,像刚刚洒过水。没干透的街面上漂浮着一股酒精的辛甜和烟火的腥臭。

 

Dan拎着枪,猛吸几口把烟,把整个人藏进了夜色里。

 

他在暗处等了一阵,指间的火星明明灭灭,像一颗暗淡的星。

 

微弱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Dan眯着眼睛,看到有人从暮色里渐渐剪出一个轮廓。他看不清那个人的脸,但清楚的知道对方很瘦——

再详细一点。

他还知道对方跑步时的小毛病。

会下意识大口喘气。

跑上十几分钟就会喊累。

肠胃脆弱。

经常会膝盖痛。

 

——

 

Dan把烟塞进嘴里,用力地吸了一口。

 

腥红的火星在夜色里热烈的燃烧着。

 

对方像是发现了什么,远处的脚步声顿了一下,又渐渐远去了。

 

Dan从暗处现身,看着那个身影在又渐渐的融于夜幕中。

 

耳机里传来明仔的声音:“Dan哥,我这边没有见到目标。”

 

Dan唔了一声,把烟在墙上按灭:“我这里也没有。”

 

明仔奇怪的咂了咂嘴:“难道是王sir看错了?”

 

Dan刚想说话,就听明仔压低声音低呼了一声:“来了!”

 

Dan猛地一怔,像是明白了什么,转身就往明仔的方向跑去。

 

耳机里不停传来明仔和王sir的喊话,像是还有人过来了,奔跑时的脚步声和呼吸声透过电波触摸着Dan的耳膜。

 

一种触电般的痉挛叫他自梦靥中渐渐苏醒过来。

 

并没有劫后余生的侥幸。

 

像是一个噩梦套着一个噩梦。

 

 

王sir在耳机那头大喊着:“要活的!”

 

 

转过街角,远处隐隐约约现出两个模糊的人影。

 

 

Dan站在路边看了一阵。身后的脚步声渐渐逼近。

 

他来不及回头,一闪身躲进了背阴的巷子里。

 

巷子里堆满了垃圾,饱满的酸腐气味在空气中炸裂。转过这条巷子,就到了下一个路口。

 

Dan站在一个巨大的垃圾桶后,默默地看着远处,明仔一个翻身,把那人压在身下。

 

头顶光线晦暗,只隐约看到了明仔撩起衣摆,伸手从身后摸出手铐。

 

汗水顺着Dan的下颌滑落,无声无息地浸入地面。

 

地上的人挣扎着想要脱身,被明仔攥住头发,一扬手磕在路边。

 

Dan悄无声息地在黑暗中向前走。

 

似乎有血顺着那人额头滑落,Dan甚至听到了他因为吃痛而咬牙吸气的声音。

 

他加快了脚下的步子,就快要冲出巷口的时候,下意识的冲口而出。

 

“阿明!”

 

明仔回头。

 

砰的一声枪响,子弹旋转着,穿透肉体,打进了路边的墙面上。

 

黑暗中有人抽搐了一下,嘴里冒出一声模糊的呻吟,来不及喊出他的名字,就慢慢地滑到了地上。

 

被压在身下的人像是终于反应了过来,他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警惕的朝子弹发出的方向看了一眼,又伸手探了探明仔的呼吸。

 

像是确认了什么,Dan看着他收回了手,抓起被丢在一边的背包,跌跌撞撞地消失在夜色里。

 

 

 

手术室的灯亮着。

 

Dan坐在走廊上抽烟。

 

护士来过几次,提醒他医院不能吸烟,显然并没有什么效果。

 

王sir带着几个人,脚下生风的走来。

 

Dan站起来,刚想说话,就被人攥着衣领一把按在墙上。

 

“我不管你有什么私人问题,今天晚上的事,你一定要给我一个交待!”

 

Dan垂着头,来不及掐灭的烟滚在地上,转眼就被踩灭了。

 

“抱歉,”他说,声音干涩,“是我疏忽了。”

 

正说着,手术室的门被人从里面拉开。

 

明仔罩着呼吸罩被推了出来。

 

王sir跟了上去,医生拉下口罩叹了口气:“差点打到心脏,也算他好命啦,不过什么时候醒,还能不能醒就不清楚了。”

 

 

Dan和王sir并肩站在ICU门口抽烟。

 

也不知过了多久。

 

王sir忽然叹了口气。

 

“你真没看到是谁开的枪?”

 

Dan把烟从嘴里吐出来,在指尖捏了捏,没有说话。

 

王sir看着病床上的明仔:“鉴证科检查过子弹和弹道,枪和子弹都是黑市上最常见的,”他说着,回头看了眼Dan,“难道那家伙还有同伙?”

 

Dan眯着眼:“听说赤鬼在找这批货,会不会是他想灭口。”

 

王sir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半晌,又道:“你回去录个口供,交了枪然后放几天假,”说完又叮嘱Dan,“最近一段时间不要离港。”

 

Dan把烟在垃圾桶上按灭,转身大步走出了医院。

 

 

等Dan再从警局出来,已经到了后半夜。

 

他去便利店买了个三明治,出来时看到垃圾车寂寞的停在路边。

 

Dan忽然觉得很累,不想开车。

 

他坐在路边吃三明治,想随便等一辆的士送他回家。

 

夜风到了后半夜就转凉了,Dan觉得有点冷,他两三口吃完了三明治,把手指在衣摆上抹了抹。

 

阿震的电话就是这个时候打进来的。

 

Dan把听筒贴到耳边。

 

电话那头很安静,阿震像是已经回家了。

 

“听说今天外面有人开枪哎,你什么时候回家?”

 

Dan笑了一下:“你怕什么?”

 

阿震也笑了起来,像是已经忘记了傍晚时的不愉快。

 

“我这是在担心你哎。”

 

Dan沉默了一会,开口问他:“你还好吧?”

 

像是没想到他会这么问,阿震愣了一下,电波里有几秒钟的空白,然后他又笑了起来:“当然好啦,就是今天不小心撞到头了,好痛。”

 

Dan没有说话。

 

耳边是垃圾车引擎轰隆轰隆的声音,和电话那头阿震有些游离微弱的吐字。

 

“你什么时候回家?”

 

阿震又问。

 

没得到回答也不介意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哎,”他笑着说,半是玩笑半是打趣,“撞到头的时候,就忽然好想见你。”

 

说完好像自己也觉得肉麻,就生硬的转了个话题。

 

“也忽然好想吃蛋挞。”

 

Dan忍不住笑了一声。

 

垃圾车开远了,一辆的士停在他身边。

 

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阿震在那头没完没了的说着蛋挞和牛肉面。

 

Dan静静听了一阵,忽然开口叫了一声:“阿震。”

 

电话那头一静,片刻后,那人笑着问:“怎么了?”

 

“没什么,”Dan靠在椅背上,想象着阿震笑起来的模样,“就觉得,我忽然也好想见你。”


评论
热度 ( 72 )
  1. 原野上的一只饭磁什么都没有 转载了此文字
    喜欢死这一篇了